快捷搜索:  美女    名称  交警  美食

自己的孩子自己爱


    前妻冒着生命危险给中年的梅伟国生下一个儿子,这个上帝赐予给他的小生命在他再婚的路途上始终处在主角的位置。每当儿子与女友之间产生矛盾,每当儿子在新的环境里受到委屈,梅伟国总是毫不犹豫地选择站在儿子这一边,他对两个儿子的过分关注,最终也让他的再婚之路充满了坎坷与失望。
    
    善良的前妻和来之不易的儿子
    
    梅伟国曾经有过一次幸福的婚姻。他的前妻小云是他在内地一家工厂的同事。梅伟国出生在一个工人家庭,兄弟姐妹比较多,读完高中后便顶替父亲进了一家药厂。他认识小云也是在药厂,那时,工厂里的年轻人都很活跃,经常凑在一起搞活动,很快梅伟国便注意到人群里聪明贤淑的小云。小云天生丽质,性格温柔,只要有她参与活动,场上的气氛就格外和谐,大家都很喜欢跟她在一起。特别是梅伟国,跟小云相处久了,越发觉得她是自己心目中理想的爱人人选。
    
    在工厂领导的撮合下,梅伟国和小云幸福地结合了,两人生活十分甜蜜。不久,因为经营上的问题,两人所在的药厂经济效益下滑,厂里规定,双职工的亲属必须有一人另行安排工作。小云原本计划自己回家,将饭碗留给丈夫,后来听人说,国家刚刚批准历届高中生参加高考,承认学历,便鼓动梅伟国干脆回家学习算了。事实上,读高中的时候,梅伟国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,上大学也一直是他的梦想,如今结婚了,妻子义无返顾地接下了家庭的重担,让自己重新去读大学,除了心存感激,他对妻子的爱也更加深厚了。
    
    梅伟国顺利拿到了西安一所大学经济管理系的文凭,在一个同学的推荐下,到深圳一家生物制药厂工作,一年后,小云也辞职来深圳。夫妻俩团圆了,生活也渐渐走上正轨。一天晚上,他笑着跟小云说:“你看我们家是不是还缺点什么东西?我想做爸爸了!”没有想到小云突然掩面大哭,一头扎进房间里再也不肯出来。梅伟国心里顿时忐忑不安。原来,在内地的时候,小云怀孕过一次,去医院做检查的时候,医生说她有轻微的先天性心脏病,不适合生孩子,当时梅伟国正在学校进修,她便自作主张将孩子打掉了。
    
    听说妻子不能生育,梅伟国的情绪顿时低落到极点,他是多么爱孩子呀,在深圳他不管多么辛苦,但只要一想到自己是在为儿孙后代积累财富,他都不觉得累,不觉得苦。梅伟国也是爱小云的,尽管他心里有一千万个不愿意,在小云面前,他还是没有流露出一点责备与不满。或许是上天垂青这对善良的夫妻。1985年7月,小云再次怀孕了,她决定冒死也要生下这个孩子。得知妻子的决定,梅伟国在惊喜之余,心中更多的却是一种不安:妻子的身体哪里能够承受怀孕生子的重担呢?
    
    在妻子怀孕的那段日子里,内心焦灼不安的梅伟国几乎每天都要失眠,生怕小云肚子里的小生命给她带来致命的伤害。8个月后,小云在深圳市红会医院早产生下儿子小伟,几个月的煎熬终于盼来了妻儿的双双平安,梅伟国心中的狂喜简直难以形容。
    
    生产以后,小云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,落下一身的病,脾气也很暴躁,到最后几乎每天都不能离开药物。1990年4月,小伟刚刚5岁,小云的姐姐、姐夫在回家扫墓的路上遇到车祸,死于非命。在小云的要求下,梅伟国将小云姐姐刚满1周岁的儿子领养了过来,取名小国。不久,小云去世了。
    
    小云的离去对梅伟国是一个致命的打击,他消沉了一段时间,为了两个孩子,不得不重新振作起来。
    
    儿子的地位无可取代
    
    妻子离去不久,梅伟国的身边立即聚集了一大批女孩,亲朋好友也不断给他介绍女朋友,但考虑到儿子还小,梅伟国一直不为所动,直到小敏的出现。小敏原来是梅伟国的下属,两人在工作中一直非常默契,小敏一直暗恋梅伟国,但她知道这个上司是爱自己的妻儿的,工作没多久她便辞职。没有想到三年后再次相遇,无须言语的表达与暗示,两人再次体会到曾经有过的默契与和谐。这一次,梅伟国没有拒绝小敏的爱。小敏比梅伟国小11岁,年轻漂亮,活力十足。刚刚开始谈恋爱的那段时间,梅伟国的确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快乐,感觉自己好像一下子年轻了十几岁。但矛盾很快出现了,小敏没有结过婚,也没有养育过孩子,更无法体会小云冒死生下来的小伟在梅伟国心目中的分量。有一次,一位客户从日本来深圳,按照梅伟国事先的要求,特地从日本带回两部款式最新的mp3。自从妻子去世以后,梅伟国对小伟和小国几乎是有求必应,小伟喜欢听音乐,他经常开着车带着儿子去淘碟,每次国外有什么新款mp3出来了,他立马为儿子换上最新的装备,只要儿子提出了要求,他也不惜一切代价让国外的朋友带回深圳。
    
    梅伟国将日本客人带回的mp3放在办公室,碰巧小敏来办公室找他,一见男朋友桌上有一款小巧别致的mp3,便爱不释手,便跟梅伟国说:“我很喜欢这款mp3,你能不能送给我一部呀!”
    
    “我已经答应小伟和小国了,如果你喜欢,我让朋友再给你买一部。”梅伟国说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什么都是你儿子,小伟是你亲生儿子我就不跟他争,小国是你外甥,凭什么待遇比我还好呀?”小敏气鼓鼓地冲着梅伟国撒娇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我把小国接过来的时候他才1岁,我根本就把他当亲生儿子,再说了,我不想小国觉得我对他和小伟有区别,孩子是很敏感的……”
    
    看梅伟国有点生气了,小敏知趣地将东西放回原处,心里却十分不舒服。后来,为了避免给两个孩子带来不好的影响,梅伟国在公司附近租了一间房子与小敏同居了。小敏干脆就辞职在家,一心一意地服侍梅伟国。因为在家闲得无聊,小敏希望梅伟国除了工作就能陪在自己身边,她甚至将自己和梅伟国的闲暇时间该看什么电影,该去哪里爬山都安排得好好的,就是没有给梅伟国留下多余时间陪儿子。
    
    1998年5月,《泰坦尼克号》在深圳公映,小敏兴高采烈地约梅伟国周末一起去看电影。等到梅伟国开车来接她的时候,她才发现,小伟和小国坐在车上用一种挑衅的眼神看着自己,满脸的不屑。到了电影院,小伟和小国好像约好一样,一左一右将梅伟国包围起来,让小敏根本挨不着他。看完电影,小敏原本以为梅伟国肯定是先送两个孩子回家,再跟自己回住的地方。没想到一上车,梅伟国就问两个孩子想吃什么东西。听小伟说想去吃烤肉,便提议先送小敏回家,自己再带孩子们去吃东西。
    
    梅伟国对两个孩子过分的关注彻底地激怒了小敏,第二天一早,她便收拾行李离开了出租屋。
    
    小敏走后,梅伟国默默地退掉了租来的房子,尽管他对这段感情、对小敏还有着千丝万缕的牵挂,但他觉得,事事都要平衡儿子与女友之间的关系,太累,太累。
    
    一段时间之后,梅伟国又陆续认识了几个女朋友,但对方一听他有两个儿子,其中一个还是领养亲戚的孩子,便纷纷撤退,有的也和小敏的情况差不多,总是跟他的两个孩子争风吃醋,让梅伟国根本无法选择。
    
    等待一个爱自己儿子的女人
    
    2000年秋天,经朋友介绍,梅伟国认识了福田一家医院的B超医生安丽。安丽也有过一次短暂的婚史,前夫死于肝癌,留下一个女儿小洁,今年8岁。听介绍人说,安丽刚刚独身的那会,容貌秀丽、性格温柔的她身边不乏追求者,只是考虑到孩子太小,工作又忙,所以再婚的事情就耽搁下来。听同事介绍安丽情况的时候,梅伟国有点心动了。虽然与自己接触过的几个女人相比,安丽的年龄是大了点,还带着个孩子,但做了几十年医生,又如此关心女儿成长,肯定是个善良的女人,经过风风雨雨,梅伟国只想找个本分的女人善待自己的两个儿子,期盼生活中不再有任何意外。
    
    交往了一段时间以后,梅伟国觉得,饱经风霜的安丽身上果然有着一般女孩所没有的成熟与豁达,渐渐地,与安丽重新组织一个家庭的欲望开始在心中慢慢滋生。
    
    2000年春节前夕,为了尽早让儿子熟悉安丽,梅伟国将南山的房子装饰一新,将安丽与一起接了过来。他还特意为小洁买了一张新书桌和一盏台灯。安丽的女儿小洁活泼可爱,跟梅伟国十分亲近,住在一起没几天,便亲热地称呼梅伟国为“爸爸”。梅伟国的两个儿子小伟和小国就不一样,小伟刚满14岁,生性叛逆,拉着弟弟结成了统一战线,对安丽与小洁这两个不速之客充满了敌意。
    
    安丽是湖南人,平日里做菜喜欢放辣椒,到梅伟国家的第一天,她特地给三个孩子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。饭菜刚端上桌子,在外疯了一天的小洁立即狼吞虎咽起来,小伟和小国拿着筷子在每个菜里挑拣了两下后,一齐放下筷子起身要到外面去吃饭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安阿姨做了饭,你们就在家里吃吧。”梅伟国示意两个儿子坐下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她哪里是做给我们吃的,菜都辣得进不了口。”两个儿子气鼓鼓的。安丽这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常识性错误,给两个潮州人做了一桌子地道的湖南菜。
    
    梅伟国正准备说话,安丽连忙打圆场说:“都是我不好,不应该给你们做湖南菜,今天过节,我们出去吃,这些菜放在冰箱里我和小洁慢慢吃。”
    
    一场即将爆发的战争在安丽的宽容与善解人意下烟消云散,梅伟国在心中默默念叨,这一次终于找对了人。
    
    2001年春季,小伟即将参加中考,但他学习成绩平平又喜欢调皮捣蛋,学校的老师都拿他没办法,为了帮助儿子提高学习成绩,梅伟国只好将他送到一个业余补习班。补习班上课的第一天晚上,老师就找上门,原来小伟第一节课老实了一会,第二节课就跟临座一个男孩子打架,老师气得不想要他。梅伟国没办法,连连跟老师道歉。第二天,他又到儿子的学校,用高薪将高考各门功课的主讲老师请到家里补课,为了避免儿子分心,他一下班就一心一意地陪在家里。
    
    梅伟国对儿子的过分溺爱,安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。有什么好吃的,她一定先留给小伟和小国,孩子们每次抢电视,他也让女儿学会谦让“哥哥”……但时间长了,梅伟国对两个儿子的态度还是让这个表面上平静的“组合家庭”掀起了波澜。
    
    小伟在家中补习了将近三个月,梅伟国也在家里陪着“补习”了近三个月。
    
    2001年5月中旬,小伟的学校召开家长会,碰巧梅伟国参加单位的一次会议不在深圳。接到学校的通知,小伟打电话给梅伟国,问他该怎么办,梅伟国想也没想就说:“让你安阿姨代表我去吧!”小伟没办法,只好将学校的通知放在安丽的床头。
    
    没想到安丽因为一直忙于工作和照顾孩子,压根就没有看见床头的通知书,便错过了开家长会的时间。
    
    从外地回到深圳,梅伟国表面上什么也没说,心里却像卡了一根刺一样难受。为了儿子,他曾经放弃了自己最好的发展时机,为了两个儿子,他甚至放弃了娶一个妙龄女子做太太的机会,为了两个儿子,他甚至不惜对安丽的女儿小洁百般宠爱,为的也是希望能从安丽那里换回一点点她对自己儿子的爱。如今,安丽却把自己儿子的事情根本不放在心上。
    
    安丽对两个儿子的态度让梅伟国最初想结婚的冲动渐渐平息下来。他对安丽和小洁的态度也有了一些变化,安丽看在眼里,心里也明白梅伟国的想法,但两人都没有直接说明。
    
    一天中午,梅伟国在单位里碰到介绍安丽给他认识的王姐。王姐见他精神萎靡不振,问他怎么啦,梅伟国却不知如何开口,毕竟,与安丽生活这么久,两人已经有了深厚的感情。王姐似乎看出了梅伟国的难处,说道:“两个离过婚的人带着孩子一起生活肯定是有矛盾的,你别想太多,思想越复杂,生活就越复杂。”梅伟国只好无奈地摇摇头。
    
    2001年夏天,小伟和几个同学跑到欢乐谷去玩,排队的时候和其他几个男孩发生了冲突,两班人马打了起来,最后被“请”进了派出所。梅伟国把小伟领回家,还未来得及教训儿子,安丽却先开口了,她使劲地呵斥小伟,吼道:“你这孩子太淘气了,不把人气死,也要把人吓死,竟然打群架,万一把对方打伤了怎么办?!”
    
    梅伟国见安丽不顾小伟头上的伤,闷头就给了小伟一顿臭骂,心里很不舒服,原本也是为了教训儿子,这会矛头却指向了安丽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我儿子做错了事情,你就骂,你女儿做错了事情你就哄着,做人不能太偏心。”
    
    “什么我女儿,你儿子的,原来你还把我们母女俩当外人。”
    
    第一次与安丽撕破脸皮的争吵,让梅伟国对再婚彻底失去了信心。论经济条件,他能称得上是深圳的中产阶层,论自身素质,他算是中年男人中的佼佼者,但是现在,他带着两个孩子,却成了男人中间的“垃圾股”,他既不看好别人,别人也不看好他。
    
    为了双方的孩子,梅伟国对安丽最初的一些好感,终于在一场又一场的“情感”争夺战中消失殆尽,两个中年人平静地分手了,各自带着孩子独立生活。
    
    每当一个人的时候,梅伟国常常回想起前妻小云冒死生下小伟的点点滴滴,他多么希望自己下次碰见的那个女人,能够理解他这份爱子心切的心情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